除了矿产资源和部分商用土地价格全面实现市场
发布时间:2018-11-07 14:16

  总理在《报告》中指出:“深化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改革”。这是在正确分析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作出的重要判断,也是对2010年改革工作作出的重要部署。

  资源性产品,主要是指水、能源、矿产、土地四大类产品,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物质基础。当前我国资源性产品价格存在的问题比较突出,主要表现在:资源性产品价格市场化程度不高,除了矿产资源和部分商用土地价格全面实现市场化以外,水、能源等资源性产品价格至今仍大多由政府集中管制;水、能源等产品价格水平总体偏低,不能真实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和资源稀缺程度;水、能源等产品价格形成机制不合理,资源开发使用的外部成本没有内部化;能源产品之间比价关系不合理。此外,我国环保收费也存在收费水平低、机制不健全等问题,不能起到遏制污染排放的目的。我国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存在的问题,与深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推进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增强资源保障能力,加快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要求很不适应,严重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必须加快改革进程。

  2009年,我国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改革全面推进,尤其是成品油价格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功,对保障资源产品供给,促进经济复苏,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也表明全面加快电、天然气、水等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的条件和时机均已成熟。当前,我国经济运行平稳,物价水平较低,资源供需矛盾缓和,全社会环保意识显著增强,为我们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改革提供了难得机遇。

  新形势下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改革,必须坚持市场化的改革取向,加快建立能够充分反映市场供求关系、资源稀缺程度、环境损害成本的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环保收费机制,更大程度、更大范围地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和保护环境中的基础性作用,强化全社会资源节约意识和环保意识,为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创造良好的体制条件和政策环境。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改革,应当坚持统筹兼顾、配套推进,总体设计、分步实施,集中民智、尊重民意,注重宣传、正确引导的原则,周密制定改革方案,努力营造有利的舆论环境,妥善处理好各方面的利益关系,改革过程不让低收入群众的基本生活受到影响,将国家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改革的决策变为全国人民的自觉行动。

  一是积极推进电价改革。形成保证电网企业合理利润、有利于促进电网持续健康发展的输配电价格机制。实施峰谷分时电价、丰枯季节上网电价,实施可再生能源发电优惠电价政策,实施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扩大大用户直供电试点,建立水电全成本上网电价机制。优化销售电价结构,全面实施峰谷分时电价,对居民用电实行阶梯价格,逐步建立反映市场需求和能源短缺的销售电价机制。

  二是全面推进水价改革。扩大水资源费征收范围,提高水资源费征收的标准,规范水资源费的征收、使用和监督管理。推进农业用水价格改革,推进农业用水计量收费,推行面向农民的终端水价制度。提高水利工程和城市供水价格,推行居民用水阶梯价格制度。完善取水许可证制度。探索建立水权市场,在有条件的地区实行水权有偿转让。

  三是改革环保收费制度。全面开征污水处理、垃圾处理费,提高收费标准,坚决制止恶意排污行为,加快推进污水、垃圾处理产业化发展。加大污水处理费征收管理力度。扩大排污权交易试点。

  四是完善天然气价格定价机制。天然气价格改革要进一步规范价格管理,逐步提高天然气价格,完善价格形成机制,建立天然气价格随生产运行成本动态调整的机制。

  五是完善市场化的煤炭价格形成机制。电煤价格由煤、电企业双方根据需求情况和国际煤价水平自行确定。完善煤炭市场体系,推行长期交易合同,建立健全煤炭交易市场,完善政府宏观调控及市场监管。

  六是进一步完善土地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征地制度,完善征地补偿办法,健全土地收益分配机制,逐步扩大市场化方式形成土地价格的范围,切实完善土地储备制度,合理确定土地征收、出让、转让等环节的收益分配机制,遏制片面追求土地收益的行为。

  深化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改革,关系各市场主体的利益调整,必须积极采取以下配套措施:一是推进体制改革。推进发电企业的改革和重组。发展和规范农民用水合作组织,推进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加快城镇供排水市场化改革步伐,真正实行政企分开逐步建立起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石油、天然气市场。改革征地制度,对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用要严格依法和依计划进行。二是健全财税政策。利用税收政策限制资源产品的出口或鼓励资源性产品进口,对使用节能节水产品的企业给予必要的财税政策优惠等。逐步提高资源税标准。提高环境税费征收水平。提高可再生能源发展资金征收标准和征收量,充分保证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补贴需求。三是完善市场体系。建立和规范石油现货市场,建立国内石油报价机制,逐步推出原油和汽油、柴油期货交易。在一些经济发达和土地市场发育成熟的地区,建立城乡统一的土地市场,规范土地交易。积极推动资源企业的战略性重组,加快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资源型企业。